emmmm是不是我的错觉
真的

好强的既视感

狐九

依旧短小。

洛冰河将沈九丢上桌子,而后欺身而上。看着一脸惊恐的对方,突然觉得有些好笑。

“师尊这么怕做什么?我又不会撕了你。”

洛冰河虽然这么说着,但手下的力道已经大到让沈九面容扭曲了。沈九倒吸一口凉气,勉强开口道:“嘶……小畜生的话……唔!……谁信啊?”

“但是现在师尊看起来更像畜生呢。”

这一世沈九的爹是修仙之人,然而他的娘却是只白狐,爱他爹爱的刻骨铭心,结果在被发现是只妖怪后便被直接扫出家门。这时他娘才发现肚子里怀上了他。

他娘拼命生下他三年后就走了,他一个半妖体质的人独自在野外活了十年,带着前世的记忆苟活到现在。不肯修仙,也融不进妖物的圈子里。

就这么一个人在世间晃荡,看...

狐九

依然短小……

24

“洛冰河……”
“我当初……就该一剑杀了你。”

打算靠近的脚步一顿,洛冰河看着床上躺着的人,对方怨恨恶毒的眼神一如当年。
即使被削去四肢,沈清秋也坚持着不知哪来的傲骨,每一次开口都是谩骂,如同一把长剑刺穿他的伪装,直面他的恶意。

他们之间,或许沈清秋才是胜者。

沈清秋在说完后直直晕了过去,身形一晃竟是变回了狐狸的样子。
白狐将自己缩成一团,尾巴当被子。
“呵……”
他的师尊也就这个时候安静了,其他时间那双眼睛里只有无关紧要的人,看向他时也只有厌恶。这么想着,体内的魔息居然有些凌乱。
压下混乱的魔息, 洛冰河上床抱住狐狸,就这么睡了过去。

多可笑啊,他们之间隔着血海深仇,现在...

狐九 (久违的更新

我没坑:)
给自己鼓掌:)

23

“好黑……”
沈九茫然的看着眼前的黑暗,没有方向,没有前路。
仿佛永无止境。

“过来啊……沈清秋……我给你答案……”那个声音又出现了,甚至更加清晰。
答案?他心下疑惑,但身体不由自主的开始走动。
不知走了多久,眼前才出现一点萤光。大概是个人吧?沈九不在意的想,却在那人回头时吓的屏了呼吸。

“……你是谁?”他哑着嗓子问。
那人笑了笑,嘴唇一开一合。
“我是……”

“师尊?沈九!小人沈清秋!!人渣!”无论洛冰河怎么呼唤,沈九都只是在床上缩成一小团,双眼无神的盯着前方。
“啧”洛冰河暗骂一声,抓起对方的手腕继续探查经脉。
并无异常。
他又不好窥梦,怕又刺激了这只狐狸;而且这幅...

狐九梗

感觉完全不知道要写什么。。。
第一次写这种。。
私设一堆,ooc满天飞。

22

想跑但失败的沈九看上去有点郁闷,沉默的走在洛冰河的身后。
要是现在能看见耳朵的话,那对柔软狐耳应该会没精神的贴着头发吧?

还真是着迷了。洛冰河好心情的想。

洛冰河停下步伐转身,没有反应过来的沈九还在往前走,然后就撞了个满怀。
“小畜生你干嘛?!”沈九揉揉额头,从洛冰河怀里抬头狠狠的瞪着他。
“明明是师尊走走神了,我只是想问问师尊要不要糖葫芦。”洛冰河脸上一副委屈的表情,但沈九还是隐约看见了他嘴角的嘲讽。

沈九用力的推开了洛冰河,后者大概是没想到他会这么做,被退的一个踉跄。

果然……不应该对这畜生放松!刚才居然还在...

狐九梗

好困。。。

21

洛冰河看着人来人往的花街,有些苦恼。
一个不注意,怎么就看不到师尊了呢?还是说那人本来就是想……
怕重蹈覆辙,所以没给沈九喂过天魔血。洛冰河眯起眼,看来要好好教训下师尊啊……

另一边的沈九到是站在一间破旧的屋子前。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来这,只是心里有个声音一直在告诉他:来吧……这里有……这里有……
那声音断断续续也不肯说清楚原因。沈九看着这屋子,一种茫然和无力感漫上心头,第一世的记忆不全,他总觉得好像忘了什么,却又说不清楚。

到底忘了什么?

沈九想不清楚,索性不去考虑,伸手推开了那扇木门。
是一间很普通的院落,看那落灰的程度,已经很久没人住过了,看这房院子的布置,沈九没由...

狐九梗

嗯……我的文风有点迷……
沉迷揉耳朵的冰哥:手感真好。

11

虽说那边有洛冰河在给沈九顺毛,但沈九睡的一点都不安稳。
梦里全是上一世的记忆,从秋府开始到最后的被削成人棍,一点不落的重新看了一遍。
梦的后半段只有无尽的黑暗。寂静的让人窒息。
沈九就站在这黑暗中间,他觉得这黑暗太过熟悉,仿佛……仿佛自己在这里过了很久很久。

久到……久到他忘了这里的人。

这里本来应该有个人的。

是谁?沈九抱着头想了许久,却只想起一张模糊的人脸,嘴唇一张一合的在说些什么。
他分辨了许久才知道他在说什么。他瞳孔微缩
那人不断开合的嘴分明在说:

“小九。”

12

“呼……呼……”
沈九坐在床上过了许久才平复了心情。当他...

不想起名字。。狐九梗

这篇完全放飞自我,段子写多了系列。
一只迷之温柔的冰哥x一只记得前尘往事的狐九【x】
就是点日常小段子。
ooc和私设一堆,就是想吃糖,无奈粮太少,遂自割腿肉。

1

沈九这一世是个狐妖,兢兢业业,绝不搞事。
上街逛逛都要易容,就怕那天有上一世的故人看见自己。
毕竟长的一模一样。
沈狐对着镜子揉着脸,想象了下被洛冰河抓到的情景,一阵恶寒。
绝对不能被发现!

2

可惜现实很骨感。
洛冰河刚从沈垣那边回来就感到了微弱又熟悉的气息。
沈九。
他笑了笑,掩去了眼底的光。
“师尊,这次不会放你走了。”

3

沈九一脸生无可恋的看着脚下飞快闪过的景色,回头看看扛着他御剑的洛冰河。
大写的生无可恋。
先不说他是怎么被抓到的,...

不知道有没有人想看这种。。。

大概就是冰哥被冰妹那边的世界刺激到了,想要一个和沈老师一样的师尊,然后复活九妹,但九妹和沈恒毕竟不一样,冰哥越逼九妹越搞事,最后九妹把自己搞死了。冰哥就去找沈恒取经,然后去找了九妹的转世,结果九妹转世成了一只狐妖,而且还是有上一世的记忆。
日常大概就是这样↓

“师尊你的耳朵在抖,这么想我?”【伸手揉耳朵】
“够了我的耳朵只是冻的!小畜生!”【捂】

@
“小畜生你发情别对着我!找你后宫去!”
“说到发情。。师尊是狐狸,那应该有发情期吧?”
“你!”

ooc和私设一堆,被冰九虐哭,想吃糖。于是自割腿肉。
说真的这种梗有人会看吗?

去年的画,希望17年能有更好的进步

© 九猫 | Powered by LOFTER